当前位置: 首页 > 名著赏析 > 从《龙须沟》浅析老舍的“人本”观

从《龙须沟》浅析老舍的“人本”观

2017年04月06日 08:04:56 来源:本溪县满族小学转载 访问量:16
    1899年2月,在春寒料峭的北京,舒永春和妻马氏老来得子,并为新生儿取名庆春,这孩子就是后来的老舍先生。老舍先生虽为满族、正红旗人,但是家境却甚贫困,与当时清末的千万贫困家庭无异。尤为甚者,是他的父亲在1900年抵抗八国联军侵华的战争中阵亡,此后舒家就在舒母的操持中艰难度日。青少年的经历为老舍先生后来的写作奠定了基础。终其一生,始终以其全部心血关注着中国最底层的劳动大众:哀其不幸,喜其反抗,乐其翻身。故而他笔下多为普通的劳动人民,而鲜有曹禺、郭沫若等作品中的上层人物形象,从而把中国戏曲的民间性、乡土性、地域性发挥的淋漓尽致, 
    1949年12月,赴美讲学三年后的老舍,应周恩来总理之邀回国。次年,应北京市市长彭真之请,以反映新政府成立后对龙须沟的治理及当地百姓生活的变化为题材,着手写作话剧《龙须沟》,并于1950年9月发表。这是一部反映解放后北京城的新变化、歌颂新政府和新社会的话剧。在接到邀请写《龙须沟》后,老舍先生就说“在我二十多年的写作经验中,写《龙须沟》是个最大的冒险。”果不其然,《龙须沟》出来后,不乏称赞之声,但也有不少揶揄声,褒扬者如濮思温称之为“是一枝永不凋谢的奇葩”(《老舍先生和他的<龙须沟>》)贬者认为它是典型“歌德(歌功颂德)”作品。然而经过岁月的涤荡,《龙须沟》或许没有《茶馆》那样的影响,但是也绝不是“歌德”派作品,它是先生对其劳苦同胞的又一次关注。 
(一)《龙须沟》里的挣扎 
    不论是小说还是戏剧,对劳苦大众的关注,始终是贯穿老舍先生创作的一条红线。他以普通劳苦人民在生活中的生存困境为创作题材,通过他们的日常生活的艰辛,展现作者的人道主义同情心。 
    龙须沟,原是北京天桥东边的一条臭水沟,当地人称之为“臭沟沿”,“沟里全是红红绿绿的稠泥浆夹杂着垃圾、破布、死老鼠、死猫、死狗和偶尔发现的死孩子。”这里没有厕所,没有自来水,只有“成群的跳蚤,打成团的蚊子,数不过来的臭虫和压成片的苍蝇”,犹如人间炼狱。“沟的两岸,密密麻麻的住满了卖力气的、耍手艺的,各色穷苦劳动人民。”这里每到雨天,不仅街道变泥塘,且臭沟里带着粪便和大尾巴蛆的水,就会漾出槽来流进居民们低矮的院内;更糟的是,“遇到六月阴雨连绵时,臭水甚至带着死猫、死狗、死孩子冲到居民土炕上,大蛆在满屋里蠕动着,”这是一幅怎样的人间地狱啊!他们终日终年在肮脏腥臭里挣扎着生活,虽然日本殖民者和国民政府都曾先后收“卫生捐”,但龙须沟依旧臭风不减当年,依旧大蛆满地爬,直到新政府成立后,它才得以换新颜,真正成为“沟不臭,水又清”的“宝地”。 
    全剧共分三幕,以小杂院为坐标,通过杂院里四户住民在解放前后的生活状况以及各自的遭遇进行对比,从侧面展现了老北京普通在市民解放前后的生活图景。在小杂院这个东倒西歪的破土房的北房住着以焊镜子的洋铁边儿和作针线活为业的王大妈母女;东房右边是车夫丁家,左边是曲艺艺人程家;南边中间则是小杂院的大门;西边左下住着泥瓦匠赵老头。三幕剧情均以多雨的夏天为背景,通过王大妈母女、程家夫妇、丁四一家、赵大爷、刘巡长、冯狗子等正反面人物,由他们的口中和行动中把臭沟烘托出来,再由他们从正面表现新政府的政绩,从而达到以人物统摄情节的目的。因为他们日日生活劳作在这里,“像沟的一些小支流”《<龙须沟>写作过程》因而他们最有发言权。 
    在第一幕里,以小妞妞,这个被淹死在龙须沟里的野海棠的九岁小女孩的死亡作结,这是一个可爱乖巧的女孩,为了去金鱼池给小金鱼弄点闸草来,掉在臭水沟里溺亡了;第二幕则在小妞妞溺亡一周年后,人民政府接管了北京,并开始了治理龙须沟的工作以及期间杂院里人的怀疑态度为描写对象;进入到最后一幕时,时间仍是与第二幕相同的夏天,而作家则选取了雨歇后的黎明为背景,通过期间发生的事情,既赞扬了人民政府,更表达了龙须沟人民间那种守望相助的邻里之情和“阶级友爱的温暖和光明”。 
(二)众生平等的“多人多事”人物塑造法 
    清代著名戏曲理论家李渔在《闲情偶寄》一书里说:“一本戏中有无数人名,究竟俱属陪宾:原起初心,只为一人而设。即此一人之身,自始至终,离合悲欢,中有无限情由,无穷关目,究竟俱属衍文:原其初心,又止为一人而设、此一人一事,此作传奇之主脑也。”这即为“一人一事”的传统戏剧创作法,而先生却一反传统,采用“人像展览式”的多人多事创作法,把人物置于统领一切的地位。在他的戏中人人皆可称为主角,人人生而平等,没有主角,没有”陪宾”。因为在先生的心中人与人没有主次、优劣之分,只有性格、模样、思想、职业的不同,但他们都是生而平等的。正是这些人组成了社会,推动了历史的发展,故而在先生的戏剧里多是“叽叽喳喳”的市民人物形象。 
    作家只有写他最熟悉的人事,方能写出优秀的作品来,诚然先生就是这样的正如周扬所说,“老舍先生是十分熟悉自己的人物的,并且对他们那样充满了热爱”,因而 在《龙须沟》里,先生再次创造了系列“扁平人物”形象,并由他们支持着全剧的发展,甚至“没有那几个人就没有那出戏”(老舍《<龙须沟>的人物》)他们不是英雄,只是那个时代的广大的负荷者中的几员。 
    首先,在女性方面,塑造了王大妈母女、程娘子、丁四嫂和小妞妞五人。王大妈母女:一老一少;一守旧,一进取:一明知沟臭而安居乐业,一知道沟臭就要冲出去;程娘子与丁四嫂两人,则代表着中国千年来的中国女性形象,勤劳耐苦、善良、坚忍而执着,而小妞妞则是这臭狗边的一朵白莲,天真善良。王大妈是一个五十岁的寡妇,以焊镜子的洋铁边儿和针线活拉扯两个女儿长大,大女儿已经嫁人,且因嫌恶龙须沟的脏臭“刚离开这儿几个月,就不肯再回来”,而小女儿也在积极寻找着脱离龙须沟的途径,没事就往她姐姐那里跑。她思想守旧,满足现状,当二春托刘巡长给她在工厂里找活干时,她的反应是“二春,你疯啦?女人家上工厂”。她始终不理解别人为什么如此急于摆脱这有活干,挣钱方便的“宝地”;她胆小怕事,当赵老在说着当局和恶霸的恶行时,她不让二春插嘴,让她“说话小心点!”并不旺提醒赵老“新鞋不睬臭狗屎呀!您到茶馆酒肆去,可千万留点神,别乱说话!”甚至当恶霸喽啰疯狗子砸了程娘子烟摊,打到杂院里来后,赵大爷拿刀出去她的反应仍是“赵大爷!您这是怎么嘹?怎么得罪黑旋风的人呢?巡官,长官还让他们扎死呢,咱们就惹得起他们拉?这可怎么好呕!”但是就在这个“老妈妈”身上,却也闪现着人性的光辉。照顾生病的赵老,接济无粮的丁四嫂家,替赵老向刘巡长求情??而二春作为一个新时代的人,她思想前卫,大胆进取,不甘一辈子就老在龙须沟里,“连解手儿都得上外边去”,所以当新政府着手治理臭沟时,她用她年轻的,充沛的生命力忙前忙后。而程氏与丁氏两人,既是中国旧社会妇女的典型,同时又有新时期女性的特点。她们都是嘴硬心软的“两面人”,既出的天堂,也下的厨房,既能在家相夫教子,也会出去摆摊挣钱;她们不甘抱贫守拙,只想有个干净的地方可以让她们高高兴兴地出去做工挣钱,帮助男人们过日子,所以每当王大妈开始她的“老妈妈论”时,她俩都会与二春同一阵线。最后是小妞妞,这个淹死在龙须沟里的叶海棠,她活泼,天真,她的死作家说“是有些残忍的”,但正是如此,才更烘托出旧社会政府的不作为,普通人生存的艰辛。 
    其次,在男性人物方面,设计了赵老,成疯子,丁四三人位代表.他们都因了臭沟之故,对工作失去了热情。这其中,赵老是小院里起领导带头作用的,他刚直勇敢,有远见卓识;程疯子是一位含冤受屈的落魄曲艺艺人,他的疯癫“虽有许多缘故,但住在臭沟旁也是一因”;丁四是一个生长在城市里的比祥子复杂的三轮车夫,他“一会儿明白,一会儿糊涂” ,因为生长在都市里,所以事稍不不顺心就难免往下坡儿溜,故而经常与丁四嫂吵架甚至打架。但在二三幕里,因政府要治理臭沟,这三个男人都对生活重启了热情。赵老成了龙须沟的治安委员,程疯子管理此地的自来水,丁四也不再去买醉而是参与新龙须沟的建设。     最后,先生还设计了两个“院外”人物_刘巡长与冯狗子。一个是政府的“跑腿”,一个是恶霸的“喽啰”,但是他们在对待院内人物时却有着截然相反的态度。通过这两人,作家揭示了生活在旧政府统治下的人民,除了受到政府苛捐杂税的剥削外,还随时遭到地痞流氓,街头恶霸的侵扰,从而揭示普通劳苦大众生存的艰难。 
    通过这些底层人物的塑造,先生将他对劳苦大众的关心,怜悯之情溢于笔端。将他的人文主义思想倾注在人物的日常言行中。哀其不幸,喜其挣扎。 (三)闻其声,知其人的人物语言 
    先生除了是一位“刻画人物的巨匠”外,还是“驾驭语言的大师”。他的人物语言不断变化着,在本剧里,他用“传神生动的语言充分传达了劳动人名的悲愤和辛酸,向往与希望”。 
    程疯子是一位曲艺艺人,会唱数来宝,他的语言里时常有戏曲成分的出现,如“沟水清,国泰民安享太平”“叫四嫂,别去拼,一日夫妻百日恩”“想当初,在戏园,唱玩艺,挣洋钱,欢欢喜喜天天像过年!”等,通过他的疯言疯语。先生给观众塑造了一个似疯非疯的,含冤受屈的艺人形象。这些疯言疯语是他内心苦闷无助的发泄,再如王大妈,只要一开口就是她的“老妈妈”语气,人们就知道她接下来会有怎样的见解。每一个剧中“人物都用他或她的最合适身份,最地道的北京话说出了旧社会给他们打上的烙印或创伤”(冰心) 
(四)结语 
    从来不朽之笔,须传不朽之人,而在先生心中和笔下,这不朽之人便是千千万万的劳苦大众,他用他的不朽之笔传诵着一个个有血有肉的普通民众。英雄是超人,是诗意的,而只有千千万万的普通民众才是生活,才是真实。他们是历史的主人,是历史的助推者和创造者。先生浓浓的平民意识是他站在人道主义的高度,俯视劳苦大众生的艰辛与对生的渴望,用他们生活的变迁来反映时代社会的变迁,他写人民,爱人民,所以先生是真正的“人民的艺术家”。 
编辑:张威
评论区
发表评论
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教育部 中国现代教育网 不良信息 垃圾信息 网警110
uu11.cc注册送白菜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3002626号-1
联系地址:本溪县育才路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087
中国现代教育网 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2006-2017 www.yixianggujiu.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