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课改动态 > 用整体思想指导阅读教学

用整体思想指导阅读教学

2017年04月05日 08:41:27 来源:职教中心转载 访问量:36
    阅读教学,是语文的一个相对独立而又极其重要的部分。近年来,随着阅读在高考中所占比分的增加,人们对阅读教学越来越予以重视。可是阅读教学的低效率仍是一个令人担忧的共认事实。每年的高考阅卷分析,也反复证明着这一问题的严重性。我们认为,造成如此局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阅读教学中缺乏整体思想的指导。阅读教学的整体思想要求,在阅读教学中必须着眼于学生整体素质的提高和阅读能力培养的整体目标,按阅读教学的规律施行教学。具体地说,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从学科整体确定教学的目标
  阅读教学,自然也和基础知识、作文教学一样有明确的目标。但在目标的分解,即目标同具体教学内容、教学时间的结合上又有其自身的特点。它既不能像基础知识那样分解为许多的“点”,也不能像作文教学那样分解为许多“块”(各种文体)。一篇课文的教学,一节课的教学,乃至一段话的阅读,都可以包含阅读教学的许多目标,而这些目标又难以十分客观地分解。这就是阅读教学的整体性特征,即它的目标从横向看有一定的不明确性,从纵向看,有一定的不可分性。我们确定阅读教学的目标必须从这一本质特征出发。而目前阅读教学的目标确定存在着三个比较严重的问题:
  一是目标的短期化。一个专题一个目标,一个板块一个目标,一篇课文一个目标,甚至于一节课一个目标。前后专题、板块、课文的目标缺少有机衔接;同一目标在不同年级不同课文出现也找不到相承相接的关系。看似每篇课文的目标,每个板块的目标,每个专题的目标,每个模块的目标,不同年级的目标构成了一个目标网络,其实毫无系统可言。
  二是目标的知识化。把阅读教学的能力要求降低为以识记为主的知识要求。教学的重点是基础知识的教学,或语法,或修辞,或文体,把课文当成了基础知识教学的材料,把阅读教学异化为基础知识教学。
  三是目标的问题化。把阅读教学的课堂变成口头或笔头的考试练习,或选择,或问答,以做题目、讲题目替代了阅读教学,似乎常考的题目讲完了,阅读的目标就实现了。
  令人痛心的是,这几种从本质上违背阅读教学规律的做法,还受到不少人的肯定和推崇,很有继续蔓延的危险。不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况是实在令人担忧的。我们认为确定阅读教学的目标,首先要改变以上这些做法,并且要处理好这样两个关系。
  一是显性目标和隐性目标的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说,工具性是语文学科的重要特征,毫无疑问,语文教学,包括阅读教学都应该体现这一特征,但工具性不可狭隘地理解为仅是基础知识的掌握等教学效果明显的目标,它还包括了培养能力发展思维等教学效果不直接的目标。更重要的是,阅读教学又不只是着眼于工具性的一面,还要注意到非工具性的一面。《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中规定了许多非工具性的要求。而这些要求主要靠阅读教学来完成。无论哪一个民族都很重视母语在传播民族文化弘扬民族精神方面的巨大作用以及对新一代人格品质养成的重要影响。而阅读教学这一方面的作用与意义也不可能在一篇课文的阅读,一节课的阅读中明确显示出来。因此阅读教学有些目标是显性的,有些目标是隐性的。我们在阅读教学中必须顾及两方面,处理好两者关系。实际教学中的情况是往往对隐性目标注意不够。比如教学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集中力量教学的是字词句篇的理解,词的知识以及词的背诵,很少顾及到培养学生对生机勃发的景物和祖国语言的热爱,培养学生的博大胸怀和凌云壮志,陶冶学生的伟大人格和气质,对培养学生感知语言的能力则更是缺少重视。
  二是长目标和短目标的关系。语文教学既有一定的阶段性,又有一定的连续性。有些教学目标可以在某一阶段完成,有些目标在不同阶段中要连续体现。这种连续性特征在阅读教学中特别明显。比如根据上下文理解词句的含义,根据不同体裁的特点阅读课文,既是初中阅读教学的目标,也是高中阅读教学的目标,必须处理好前后的相承相连。既不能是简单的重复,也不能是直接的加深或提高,因为语文能力的培养不是直线型的,而是螺旋式的。那种希望连续性目标完成于一节课,一篇课文,或者一个专题教学的做法是是简单化的。这就要求我们在阅读教学中,既要抓住阶段性“短”目标,也要抓住连续性的“长”目标,确保它在日常教学中的体现和逐步实现。这便涉及到固定目标和随机目标的关系。对于一篇具体的课文,往往有一些阅读教学的目标是固定的、明确的,目标和课文之间有一定的必然关系,但也有一些目标并不固定明确而有较大的随意性。因此,在制定一篇课文的阅读目标时就要注意固定目标和随机目标的结合,还要注意课文与课文、板块与板块、专题与专题之间这两个目标的结合。这样“长”目标的实现才有了保证。总之,确定阅读教学的目标,我们要显性目标与隐性目标结合,长目标与短目标结合,才能真正建立一个完整科学的阅读教学的目标体系。
  从课文整体确定教学的方案
  无论哪一种教法,阅读教学总是以单篇课文的教学为基本单位的。专题教学也是如此,只不过是将几个单篇组合为一个临时“集体”,更注重几篇课文的教学目标的一致性和教学过程的相承性。因此,怎样进行一篇课文的教学,是阅读体现整体思想的关键。阅读教学的整体思想要求进行单篇课文的阅读教学时必须从课文的整体确定教学方案。
  首先要强调课文的整体感知。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告诉我们,认识的过程总是从感性到理性的。阅读教学也必须遵循这个规律。我们的传统教学是十分强调整体感知的。“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字不离句,句不离篇”都提示了整体感知的重要。可实际教学中的情形却十分令人失望。《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在“阅读与鉴赏”要求中,第一条是“在阅读与鉴赏活动中,不断充实精神生活,完善自我人格,提升人生境界,逐步加深对个人与国家、个人与社会、个人与自然关系的思考和认识”,第二条是“发展独立阅读的能力。从整体上把握文本内容,理清思路,概括要点,理解文本所表达的思想、观点和感情”;在“教学建议”中强调“阅读文学作品,应引导学生设身处地去感受体验,重视对作品中形象和情感的整体感知与把握,注意作品内涵的多义性和模糊性,鼓励学生积极地、富有创意地建构文本意义”。这些充分说明了“整体感知”的重要。可实际教学中,“不闻书声琅琅,但见习题如海”。由于偏重工具性,许多文质兼美的文章被肢解成若干习题,抠这个字眼,抠那个层次,成为训练语言的例子,其思想意义在相当程度上形同虚设,学生在知、情、意方面的收获要打个问号,与《课程标准》要求相距甚远。我听过这样的例子,一位老师教《硕鼠》,字词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讲,《诗经》知识也介绍了一大段,可是结束教学前学生齐读课文,却把“硕鼠硕鼠,无食我黍”读成一种无力而无奈的调子,似乎不是一句不平的呼喊,而是一句可怜的乞求。另一位教师教学《陈情表》,指名学生朗读课文,学生不是以一种如泣如诉的沉重低缓语调朗读而是以一种读得意兴飞扬,而教师除了指出个别字音读得不准以外,还表扬其“读得流畅而有感情”,令人十分遗憾。
  其次是要从课文整体出发确定教学的思路:从何处切入?抓住什么为主线?依照怎样的顺序进行?横向又交织哪些“点”和“面”?这些问题的考虑都要从全文整体出发。经验主义不行,故意求新也不行。比如教学《装在套子里的人》有两个问题的处理很值得推敲:一是题目的分析;二是恋爱故事的分析。分析题目可以一开始就分析它的含义和作用,也可以在结束教学前通过课文标题和另一种译题“套中人”的比较分析,进而加深对人物形象悲剧性和社会性的理解,准确把握小说主题。分析“恋爱的故事”,可以把它作为小说的主体情节,当成课文重点教学,也可以把它作为人物的套子之一(感情上的),作为小说幽默讽刺的手法之一来处理。显然后一种教学方案比前一种更能切合课文的整体特征。
  还要特别注重培养学生从文章整体去认识理解文章局部的意识和能力。部分是整体的部分,整体决定了部分。对于一个没有具体环境的独立段落的理解往往有多种,但一旦置于特定的文章中,便只应有一种理解。假如有一段话写甲抢夺乙的文具盒,文具盒弄坏了。可以归纳为“甲抢别人的文具盒”,也可以归纳为“乙的文具盒被人抢夺”,还可以归纳为“文具盒遭毁坏”,“两个人关系恶化”,若加上一些有感情色彩的词语,归纳的结果则会更多。一句话的理解也是如此。“你放着吧,祥林嫂!”“怎么了,你?”就这两个独立的句子看,都可以分别表示关心照顾或不满、责怪。但置于《祝福》《荷花淀》中,出于四婶和水生嫂之口,其含义就唯一了。阅读教学必须引导学生能够从课文整体出发去分析理解具体的内容,而不是“寻章摘句”,作孤立分析,更不能生硬地塞给一个结论,要求学生去死记。
  从整体效果确定教学的方法和手段
  方法和手段是实现教学目标,体现教学方案的操作形式。阅读教学的整体思想要求教学方法和手段的选用,必须从课堂教学的整体效果出发。
  就一般意义说,应该是教学有法,而无定法。阅读教学自然也必须遵循一些基本规律。如果教法的运用不能使教学取得整体上的理想效果,那么这个教法的运用便是失败的。雕塑巨匠罗丹为巴尔扎克塑像时曾毫不痛心地砍去那只太完美而影响整体美感效果的手,给我们阅读教学的启发是深刻的。至于“为法而法”,全不顾阅读对象和效果的做法,则更不足取。阅读教学的整体思想最反对的便是不顾课文的内容,生硬地运用某种教学方法,而特别强调要从文章整体出发选用适宜的教学方法。例如教学《寡人之于国也》,必须把它放在“我有一个梦想”这一专题中来确定其教学目标,在理解、积累文言知识的基础上,引导学生通过诵读领会孟子的治国理想。
  至于具体教学手段的运用也是如此。随着教学现代化进程的推进,手段现代化也在不断推广。投影、录音、录相进入课堂已是寻常之事。应该说,这对活跃语文教学,是很有意义的;但若不从整体效果出发,片面追求的手段的新颖和气氛的热烈,就会适得其反。如配乐朗读课文,选乐一定要和课文的整体基调和谐。如教学《陈情表》,配用《生命交响曲》,必然从很大程度上破坏了教学的整体效果。而教学《念奴娇?赤壁怀古》配用《十面埋伏》自然有利于学生对词作内容和风格的理解。再如录相的运用,一定要认真推敲内容的剪取和时机的选择,其他一些常用教学手段如范读、齐读、讲析、讨论的运用,也必须从课文和课堂整体出发,世不可为了突出某一环节而破坏了整体教学效果。
  近几年来,在高考之棒的指挥下,基础知识的教学已比较普遍地得到了加强,同时也应强化阅读教学的整体思想,以新课标的理念指引阅读教学,从阅读教学整体出发,确立阅读教学的目标,设计阅读教学的方案,恰当运用教学方法和手段。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语文阅读教学的质量和效率。
编辑:谢志园
评论区
发表评论
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教育部 中国现代教育网 不良信息 垃圾信息 网警110
uu11.cc注册送白菜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3002626号-1
联系地址:本溪县育才路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087
中国现代教育网 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2006-2017 www.yixianggujiu.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版